bsfdfw

吴磊X吴亦凡 黎簇X程铮(二)

第一篇的后续来了
怎么感觉还要继续写就写不完了呜呜呜
今天傻白甜写手也努力了
期待小红心
谢各位捧场
正文开始


程铮坐在副驾单手托腮静静地望着车窗外的城市夜景,也就在每天的这二十分钟时间里他才会觉得他只是他自己,而不是笼中雀。
但今天晚上,这珍贵的唯一的二十分钟也被破坏了,因为坐在驾驶位的不是平时的司机,却正是表姐章粤。
“铮宝,哪病了呀?让我看看。”章粤一边目不斜视地开车一边嘴角含笑地问道。
“你怎么来了?”程铮不回头也不回答问题。
“我担心你身体呀,我一听老师说你病了我就急匆匆跑来看你。”章粤心想到底还是个小孩。
“别装了!”程铮突然回过头,双眼瞪得圆圆的怒视着章粤。
章粤瞬间收了笑,猛地一打方向盘然后一脚踩了刹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响,黑色的路虎急停在了路边。
毫无准备的程铮由于惯性上身极剧前倾随即又被安全带拽回来猛地反弹回靠背上,使他后脑勺撞得生疼。
路灯暗的可以,章粤立体又棱角感十足的侧脸被隐藏在模糊的黑暗中,程铮看不清她的表情,直觉确是汹涌而来的陌生感。
下一秒,章粤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什么,扭过身对程铮说道:“借个火?”
“我没。”程铮没好气地答道。
“别装了!”章粤学着他刚才的口气说道。
程铮晃着头嗤笑了一声,然后左手向空中抛出了zippo。
章粤一扬手接住了打火机,随即按了一下,那突然的一点火光点燃了烟的末端,同时也映亮了她的脸庞。
章粤眼角的皱纹就这么撞进了程铮的眼里,平日极为锋利和赋有侵略性的一张脸如今在火光中竟透着多精致的妆也掩盖不了的疲惫与落寞。
点燃烟后,章粤脱力一般的靠在靠背上,微仰着头,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出。
“一.考不上清华我让你再来一年,二.社交,运动这不是现在的重点,三.再逃学我就解雇苏韵锦的爸爸,断了她家的经济来源,我会让她恨你。”章粤面无表情地说出三句话,仿若刚才一瞬间的脆弱只是程铮的错觉。
程铮怒极反笑,然后脸上恢复了和章粤如出一辙的冷漠。
“等着吧,我会考上的,然后我会在我最成功的时候娶她回家。”
“我等着。”章粤答道。
说完,章粤的右手覆上了程铮的左手,带着安抚意味地轻声说道:“等你考完了,给你开庆功宴!”
程铮没好气地甩开了她的手,继续扭头看窗外。
“谭小飞同款寿百年来一根吗?”章粤玩味地问道,
程铮冷哼一声戴上帽子直接盖住了眼不理她。

二十分钟后,章粤目送程铮毫无留恋地下车走进小区,看着少年那孤独高挑却坚毅毫无畏缩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心里想着:
我向你保证弟弟,你不会喜欢那个平凡又胸无大志的女孩多久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需要的是一个需要你保护但同时也能保护你的人,这个人要成为你的挚友,你的后盾,你的前锋,你的知己,绝不是你的累赘。
其实我也是这么长大的呀,章粤叹了口气。
程铮必须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是程铮的爸妈在出国前对章粤说的最后一句话。
章粤的手机突然响了,是程铮的微信。
“一个人坐飞机小心,别遇上什么破事还要打扰我睡觉。”
但也可以是别别扭扭的暖心小孩。这是章粤的个人补充。

第二天早上,当程铮一睁眼看看手机就怀疑他穿越了,怎么他妈就七点了,慌了,要迟到了!
着急的高中生程铮踢了被子也顾不上精致了,急匆匆地套上一件宽松的白色运动背心,再拽上一条黑色运动裤,一边迅速地系着裤带一边踢拉着拖鞋往洗漱间跑。
等他花了五分钟收拾好了自己就左手拿上手机,右手拉掉一个抽屉抽出一条钥匙然后冲出了家门。
在外面等了好久的司机一看程铮终于出来了,还没来及在心里笑终于不是平常那个硬凹成熟的小大人形象了,就看见程铮一边向车库疯跑一边扭过头对他大喊:“堵!”。
司机:?
还没来及等车库门彻底打开,程铮就猫着腰钻了进去,司机觉得他要见证他们家小少爷的真面目了。
一瞬间,一辆大功率的铃木摩托猛地从车库中冲了出来,随即一个九十度急拐和一连串加速就向小区大门带着杀气急驰了过去,只留一阵疯狂的气流甩了司机同志一身。
他知道堵是什么意思了。
而完成这个骚操作的正是程铮,他甚至没来得及戴上头盔,不知所措的急风吹起他的刘海形成一个漂亮又潇洒的狼奔头,让骑着摩托车的程铮靓得像个无拘无束亡命天涯的港牌特工,而他妈不是一个害怕迟到的高中生。
可程铮刚驶出小区门,还没在大路上飙起来,就听见后面一个熟悉的声音。
“程铮,等我!”黎簇在后面一边向程铮这里疯跑一边大喊道。
程铮烦躁的一个急刹然后扭过头看着那个野人一样迅速移动的身影,傻B跑挺快。
大约十秒后黎簇就跑了过来一把拽住程铮那还扶着车把的左胳膊,说道:“上学带上我呗,咱们快迟到了。”
“是你快迟到了,不是咱们。”程铮不想废话只想拽回自己的胳膊,却怎么也拽不回来心想真的是野人不然哪来这么大劲儿。
“你下来。”黎簇突然笑了,右手搭上程铮的肩膀,说道。
程铮瞪圆了葡萄眼:?
但下一秒黎簇就把程铮连薅带拽弄了下来,然后两手迅速握住车把,修长的右腿猛地向上一跨,风骚地一甩刘海,就瞬间成了这辆重型摩托的新任驾驶员。
坐在摩托上的黎簇向程铮歪歪头,嘴角一勾笑着说道:“上来,哥载你上学!”
若程铮不是一个傲娇(?)少爷而是一个怀春少女,他现在就会露出星星眼然后疯狂点头同时立刻坐上去,双臂环住黎簇的腰,头轻轻靠上对方宽阔又十分有安全感的背部,再说一句“簇簇我爱n……”
我呸!
“哎,这我车!”程铮扔了奇怪的脑洞冲黎簇吼道。
“你赶紧上来吧小少爷,我早就在沙漠开摩托开的666了,相信我!”黎簇朝他伸出了左手,右手已经拧车把开始预热了。。
本想再反驳的程铮一抬眼看到对面银行的电子钟,狠狠跺了一下地,自暴自弃地长腿一跨就上了摩托车,但是尽力往后坐不挨着黎簇,在听到黎簇的一声满意的笑后,程铮大力掐了一下对方的腰,听到他一声吃痛的吸气后恶狠狠地说:“走!”

所谓见过胆儿大的没见过不要命的,程铮以为自己平时飙车已经很快了,但到了黎簇这儿还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小铮见大黎了。
这一路上黎簇为了抄近路或躲车流骑着摩托一会儿上了绿化带里的人行道一会儿又直接冲下来,程铮早虚了,也顾不上什么害羞了直接双臂紧紧环住了黎簇的腰然后尽力往人家身上蹭,也不嫌热胸口早贴上了人家后背,像小媳妇儿抱住家里的顶梁柱那样。
笑话,要不然飞出去了清华怎么安排?抱就抱吧。
前面的黎簇嘴角快勾到天上去了,不知为何心里像吃了一颗糖一样美滋滋,但嘴上还调笑道:“小少爷还受的了吗?”
“我他妈骑的是骆驼吧,我快要颠死了,哥你慢点我不行了,我要吐了。”程铮虚弱地答道。
“想吐?怀孕了吧小公举?”黎簇在不断加速仍不忘开玩笑,真的他被黑瞎子高吊在车上晃悠着引九头蛇柏的时候程铮还不知道在哪儿做五三呢!
“你的!”程铮连和他斗嘴都没兴趣了。
“行啊媳妇儿,以后这要是个女孩就叫黎女儿,男孩就叫黎儿子,咋样?”
程铮现在只想拿个卫生巾直接塞进黎簇嘴里,让他以后说话三思而后讲。

经历了地狱般的二十分钟后,二人总算冲进了校门口并停在了教学楼前。
黎簇先下来,两臂在胸前一抱,说道:“欢迎下车。”
程铮白了他一眼,却因为平时是骑车,下车的高度较低,但今天在后面坐的高,又因为黎簇停在了台上,导致他只顾着瞪黎簇了,一个没看地踩空了,导致身体向前扑去左脚也似乎扭了一下。
黎簇见状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双臂迅速从程铮腋下穿过去交叉着揽住他的腰部,非常及时地半托半抱地接住了程铮。
时间尴尬的仿佛要静止了,程铮在被黎簇的怀抱接住后瞬间红了脸,尤其是在听到黎簇一句“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啊”的不要脸的调笑后简直觉得要疯。
要不怎么我们鸭梨是从古潼京死里逃生出来的呢,这脸皮的厚度谁穿的透呀。

当黎簇架着程铮进教室的时候刚好响了上课铃,早到了的数学老师和全班同学都扭着头看着他俩一个兴奋一个狼狈地站在门口。
“程铮你怎么了”数学老师问道。
他总不能说下摩托车的时候踩空扭了一下脚吧,那也太没出息了点。
“我,我磕着了,腿疼,膝盖那个,直着不舒服。”程铮答得磕磕巴巴。
这什么呀,连黎簇都觉得这胡诌的一点技术含量没有,脚疼就说脚疼吗。
程铮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完后班里的女生都两眼放光地看着他俩,有的还捂着嘴偷笑。
但黎簇懂了,并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而后边的苏万彻底懵了,这俩人不会进展这么快吧,篮球场……然后这是晚上也在一起了吗,我他妈……fine.让我自我妈生自灭吧,苏万做了一个深呼吸低头看地。
“过去吧过去吧。”老师无奈地挥了挥手。
黎簇把程铮扶到座位边,并小心翼翼地将人放下,在看到程铮通红的耳根和女生们努力掩饰的“淫笑”后,黎簇那颗不怕死的心又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只见黎簇头部靠近程铮,嘴唇快要亲上程铮的左耳,然后他先缓缓吹了一口气,接着用带着十足磁性的声音,以一种不大却能使周围几个人听清的音量对程铮说:“以后我轻点儿慢点儿。”
“你他妈——”程铮坐在椅子上右手随手抄起桌上的玻璃杯就想往黎簇头上砸。
但幸好此时老师的一声惊天怒吼“程铮!”阻止了这能让黎簇脑袋立刻开花的暴行。
然后程铮只能红着脸看着黎簇嬉皮笑脸地窜回了座位,听着身边女同学的偷笑声。程铮气鼓鼓地大力扭过身,并往前提了提椅子。
他现在算是知道他以前对女同学做的那些恶作剧有多烦人了。
黎簇:皮着一下很开心。我不就说以后骑车的时候慢点儿然后拧油门的时候轻点儿吗,有什么问题吗?

但程铮并没来及教训黎簇,一下课就有一个拿着鱼竿的面瘫脸把黎簇接走了并直接请假到了高考那天。
其实程铮左脚扭得不厉害,他当时只是想吓吓黎簇,却没料到他又搞出这么多幺蛾子。等到中午时他已经能正常走路了,当他看着苏万那再明显不过的逃学架势,他喊住了苏万。
“黎簇去哪了?”程铮尽量不以担心的语气问道。
“我不知道。”苏万答道。
但那样子明显就是在骗人,程铮眯了眯眼,深吸一口气说道:“去沙漠了吧。”
苏万震惊的说道:“你怎么知道!”然后知道说漏嘴的他立刻捂住了嘴。

时间倒回到昨晚,章粤在程铮下车前突然说了一句:“那个小孩可以结交。”
但程铮没能理解这话的深意,说道:“我交什么朋友你管着吗。”
章粤笑了笑,说道:“长话短说,你爸去国外前是浙大的建筑系教授这你知道,他有个学生叫吴邪,这人极有天赋,你爸一早就知道吴邪干的是下地的买卖,但他没戳穿,原因就是尹家。你妈这边也就是我们章家和尹家是世交,生意上有钱赚,尹家开的是新月饭店,那可是九门目前的议事之地,新月饭店原来的家主尹新月是九门张家佛爷张启山的夫人,吴邪怎么也算是九门吴家的人,你爸想给你妈面子。但这吴邪去了沙漠里的古潼京,全九门和新月饭店的人都知道,他还带去了一个蛇语者,就是黎簇,这小子是真命大,没折在那还生龙活虎地回来了。”
“我让你和他结交的意思就是通过他接触吴邪,接触九门,将来帮你妈扩展扩展古董这方面的生意。”
程铮听的烦,腹诽道长话短说还这么长,整半天全为钱考虑的呗,然后拉开车门就走人。
但章粤确实一石激起千层浪,程铮对黎簇上了心,这也是今天早上他在听到黎簇的声音后没直接一个油门甩了他的原因。

“没事,我瞎猜的,你走吧。”程铮说完就扭头走人,剩下苏万还在想是不是黎簇说漏嘴了。
在黎簇还完全不了解程铮的时候,程铮已经对黎簇的家底略知一二,这是黎簇怎么也没想到的。

在没有黎簇打扰的最后几天,程铮平静地完成了冲刺和最后的高考。
倨傲的学霸程铮一点没觉得多难,清华不是问题。
可在最后一科英语结束程铮走出考场时,来接他的章粤在几句宽慰的话后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坏消息:苏韵锦还有两天就结婚,这是考前一个月就计划好的只是没告诉他。
长痛不如短痛,早知道早死了这门心思这是章粤的想法。
可一瞬间就红了眼的程铮甩开了章粤的手也不管她在后面怎么喊就是一直疯狂向前跑,最后累到筋疲力竭嗓子甜腥瘫坐在一棵树下,捂着眼睛拼了命的想止住眼泪。然后他就被两个保镖给拽到了车上扔上了去NYC的飞机。
让程铮没法去上海阻止苏韵锦,彻底断了他的念想,这是程家爸妈的想法。

程铮放弃了一切挣扎,他知道什么叫无力回天了。
在六月十一日的早上,他只是在大睡了两天之后若无其事地起床,开始陪爸妈和表姐吃一顿风平浪静的早餐。
手机响了,有人给正插着煎蛋的程铮打电话,程铮放下叉子拿起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听后传来的声音却无比熟悉。
“程铮出来浪呀,我刚到纽约。”
程铮现在听到黎簇的声音就想掐死他,于是他立刻挂了电话。
章晋茵笑着对程铮说:“祖宗,你开心点。你这朋友反应也是挺快,几天就知道我们和尹家的关系了,他知道你在这儿度假特地来找你的。”
“度假?”程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妈,站起来一合椅子不吃了。
绑架还差不多。
吃完早饭程家爸妈就去了公司,章粤推开了程铮的房门,看见表弟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地上看着一个笔记本。
灿烂的一束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将点点金光洒在程铮栗色的头发上和俊俏的侧脸,但再灿烂再热烈又怎能化开少年的忧郁,他蝶翅般微颤的的睫毛下是满眼的无奈与悲伤,挺直的鼻梁下他紧紧抿着嘴唇仿佛在苦苦忍受着什么。但良久程铮仍是一言不发,只紧紧攥着笔记本上那一页,不知又过了多久,程铮突然用力扔开这张纸,然后手肘撑着膝盖,两手捂住了整个脸庞,他的肩膀在颤抖,眼泪不住从指缝间流出,阳光明媚的屋子里只剩下了少年极力隐忍的小声呜咽声。
这一切都使章粤感到一阵阵怜意,但她绝不后悔。
她走到程铮身前,蹲了下去,缓缓移开程铮的双臂,然后轻轻拥住了他,让少年的头可以靠在她的肩膀上。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没可能,我知道她,她喜欢的不是我,我知道她未来和我在一起不会开心,我知道我将来不可能再,再娶她了,我知道我错了,我……”程铮抽噎着说道。
章粤又喜又悲,但她知道她抱着的这个男孩再不会和已经在和新郎喝交杯酒了的苏韵锦有一丝瓜葛了。
人要向前看不是吗?

一个小时后的程铮平静地烧了那张纸,单手插袋看着它变成灰烬,和那段时光彻底说了再见。
手机又响了,程铮看一眼号码,随即接通勾着嘴角对那边说道:“晚上八点来见你爷爷,地址短信给你。”然后他对章粤一歪头,说道:“macy走一波?”
章粤拽一下程铮的左胳膊就往外走,一边拿上包一边说:“走!带你体验一下姐新买的谭小飞同款法拉利,到了非把你打扮成小王子不成!”
程铮开了门对姐姐调笑道:“姐你真的有毒……”

于是血拼了一天的姐弟俩终于在晚上七点提着大包小包到了家,程铮换上刚买的黑色潮牌短款背心,再穿上一条黑色破洞紧身裤,接着是supreme联名款新鞋,还有BVLGARI的项链,腕表,戒指一通戴,最后梳个看似乖巧的顺毛头,涂个唇膏,完事。
打扮的仿佛要去相亲的程铮往那一站珠光宝气金光闪闪的,到真像哪个放荡不羁的小王子。
“别照镜子臭美了,我知道黎簇在夜店等你呢。”章粤葛优躺在沙发上斜着眼看着程铮说道。听完程铮一蹦哒跑到章粤身前,脸凑的死近,说道:“姐送我。”
“我怎么不把你抱去,你多大了。”章粤不为所动。
“姐~”程铮瞪着圆圆的葡萄眼开始撒娇“我没驾照要坐地铁去还有排面吗?”
章粤:……
“走走走走吧亲祖宗你真是……”

一脸中二的程铮甩了车门下车,正要往夜店门口走去,听到章粤在后面喊了一句:“一会让黎簇悠着点,第一次。”
程铮扭过身就看见自家表姐带着一脸还未褪去的莫名其妙的笑意开着跑车扬长而去。
程铮:?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