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fdfw

吴磊X吴亦凡 黎簇X程铮

一个高中毕业生看了沙海剧版后的激情瞎写

没有文笔

没看过沙海和原来你还在这里的原版小说

可能就这一发有没有后续随缘吧啦

欢迎捉虫

期待小红心

谢谢

正文开始



      在炎热又躁动的六月一日的下午,少年黎簇在第无数次抬头看表后终于成功惹恼了数学老师,短粗却威力十足的粉笔头带着杀气旋转着就砸上了黎簇的额头。不用老师“善意的”提醒,他就直接站了起来,嘟囔了一句反正也快他妈下课了。

      老师恨铁不成钢地对他吼道:“黎簇你已经复读一年了,马上又要高考了我看你能考上什么,你看看程铮同学,上个月才从上海转过来,但数学成绩从没跌出过年级前十,你俩坐的这么近你不能学学人家吗?”

      这老师不提还好,这一提黎簇算是为接下来的十分钟找到事做了,他的目光开始黏在斜前方程铮的身上,一个老师口中的乖宝宝。

      从后看去,程铮短短的黑发下细白的脖颈以优美的曲线延伸入白净的衬衣领中,在少年宽阔却削薄的直角肩下,两侧蝴蝶骨耸立的轮廓透着薄薄的白衬衣清晰可见,不禁勾起人想摸的欲望,少年的背部从肩以下极速变窄形成放在男孩身上甚至略显女气的细腰,下面把衬衣塞进西装裤形成的衣褶都排量整齐,勾勒着最纤细最简洁最引人遐想的曲线。

      沉浸于美景的黎簇觉得眼睛有点发热,他赶紧抬了抬视线,却突然发现这身材挺好的程铮同学根本没在专心听课。

      他立着的数学练习册挡着一个本,上面只画了一个模糊的女孩头像。

      哟,这还是个情种,没想到程铮带着个金丝边眼镜,衬衣领扣到最顶上一丝不苟的那个禁欲精英的样子,结果就一好皮相净他妈唬人呢!数学课顶着数学老师那个油腻的脸认认真真一句话不说腰背挺直一动不动的,原来是心里想妞儿呢!学霸都这么闷骚~表里不一两面三刀吗?在线等挺急的。

      一时间,程铮在黎簇心中的形象陡然逆转,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变成了一个京中有善口技者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风流才子。鼓掌鼓掌!

    “黎簇!”

      数学老师的一声大吼拽回了黎簇的注意。

    “你傻笑什么呢?给我站出去!”

      正在此时下课铃响了,黎簇冲着老师挤眉弄眼地做了个鬼脸然后目送老师气急败坏地离开了教室。

      黎簇离开座位长腿迈了一步然后胳膊一伸直接干净利落地把笔记本从程铮胳膊底下拽了出来,口中假正经地说道“哟,程铮同学,笔记本借我抄抄呗,老师叫我向你学习!”

      然后果不其然程铮立刻站起来转过身,小脸的表情在一瞬间的惊慌后有点不悦,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平静地说道:“还给我,这个不是数学笔记本,我把另一本借你。”

      黎簇最烦他这种划开界限装的正经的不行样子,看见就来气。

      然后黎簇浮夸的拿着翻开的笔记本举在眼前,故作惊讶地大声喊道:“程铮这美女谁呀,合着你没认真听讲上课想什么呢?你经过人家姑娘同意了吗,不行我要去报告老师。”

      不怕学霸考高分,就怕学霸帅气又多金,还有绯闻。

      一旁的苏万立刻凑近黎簇看向那个手绘的模糊的女孩头像,教室里的同学也纷纷向这个方向看来。

      那一瞬间低头看地的程铮觉得这个黎簇幼稚又无理取闹得可以。

      突然,程铮抬起头,冲着黎簇扬起嘴角笑的人畜无害且甜的滴水,平时圆圆的葡萄眼此时变成了笑眼弯弯宛若月牙。

      黎簇和苏万都惊在了原地,心想这平常不苟言笑的程铮同学原来会笑呀还这么甜,竟一瞬间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排。

      但此时程铮只想对这两个傻b发动连哄带骗大法。

“你先还我,我就告诉你。”

      恍惚间黎簇就把笔记本还给了程铮。

程铮满意地说:“真乖。”然后把笔记本塞进了抽屉。

      反应过来的黎簇不满道:“说呀。”

    “你过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程铮一边说着一边把椅子踢到一边,然后屁股贴上桌面边缘,两条西装裤包裹的细长腿一条曲着一条伸直,背部轻轻后仰,两臂向后撑着,头部微仰,以一种看似放松的姿势定着,一脸戏谑地看着黎簇。

      黎簇一挑眉,分明从那眼神中看到了不怀好意的勾引。

      操,当老子不敢。

      这黎簇也是个活的肆意的,他走上前,两人的距离只有程铮腿的阻挡。

    “说吧。”

    “近点儿”

      黎簇身前就是程铮的腿,他有点狐疑地把两条长腿岔开了一些,然后又往前移动了一些。

    “不够。你腿短吧你”程铮嗤笑了一声

      这他妈是要让老子骑你身上啊,黎簇心想。

    “行。”

      黎簇左腿又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在迈动右腿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运动裤和程铮的西装裤两种布料摩擦的声音。

      现在基本上是黎簇的大腿中间就夹着程铮的大腿,黎簇的裤裆下面就是程铮的裤裆。

      反正情况儿就是这么个情况儿,谁他妈也没料到。

      这太近了,情侣也就他妈这样了

      好在程铮没欠揍地继续往外蹦词儿。

      一旁的苏万眯着眼睛皱着鼻子看着此情此景担心这俩人是要打架还是要干嘛怎么姿势这么诡异竟还有点辣眼睛。

      突然,程铮动了,他猛地直起身坐了起来右小臂直接揽住了黎簇的脖子,同时一歪头嘴巴贴近黎簇的左耳,说道:“我他妈上课想你妈呢”

 

      我艹……

      火气噌的一下就直冲脑门的黎簇右手直接拽上了程铮的衣领,随即猛地大力把人按到了课桌上。

    “我最讨厌别人骂我妈”

      一旁的苏万急忙要把黎簇拉开,却发现黎簇下了死劲儿纹丝不动的。

      被按在课桌上的程铮微张开嘴,舌头舔了舔粉红的嘴唇,双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突然说道:“我最讨厌有人动我未婚妻。”

      黎簇和苏万,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都呆住了。

      程铮挣脱了黎簇,拍拍他还在呆滞的脸:“帮我和老师请个假,就说我病了。”然后程铮拿出抽屉中的笔记本塞进书包就迈开长腿低着头走出了教室。

 

 

 

 

 

 

    “你说程铮什么病啊?”苏万问道。

      剩下的两节都是自习课,苏万和黎簇两位向来不怎么听话的小孩儿又开始小声说话

    “那就是他胡诌的你怎么当真了呢?”黎簇看着苏万仿若数学老师看着黎簇。

      但突然黎簇就改口了:“不对,他真的有病——情伤!”

      


      因为马上要高考学校也提前了放学时间让大家调整作息,当苏万和黎簇走出了校门也不过刚日落而已。

    “鸭梨你去哪?”苏万问道。

    “要不打球去吧,回家就要听我爸bb”黎簇回答。说完两人就往篮球场走去。

      但所谓冤家路窄,二人走进篮球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程铮一个帅气的跳跃加上干净利落的扣篮。

      不知程铮何时换上了运动裤,在他跳起的那一瞬间,白衬衣被大力的动作带起,黎簇从侧面清晰地看到了少年薄薄的腹肌,和挺翘的臀部上方传说中的维纳斯的酒窝。

      要不是下午才惹过人家,黎簇现在就想蹲到一边冲程铮吹口哨。

      但黎簇是个正经人,要做正经事。

      他揽住苏万的肩膀向程铮走去,向他调笑着喊道:“程铮同学不是病了吗?原来是买ck内裤去了啊,行。”

    “有病吧你”程铮见到来人一个篮球就砸过去了。

      黎簇凭借在古潼京训练出的机警迅速闪到了一遍,却不想篮球正中苏万的额头。

    “啊!我不行了,我要去医院”苏万立刻转身一溜烟儿地跑出了篮球场,笑话,不然身处修罗场他还要受到多少伤害?

      在学生时代运动大概是一个非常棒的交友方式,一场酣畅淋漓的1v1battle之后,难分胜负的两人都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气,没了下午的针锋相对。

    “哎,你到底什么毛病,要就是和女朋友分个手至于这样吗?”黎簇说完,单手开了罐装可乐的拉环,仰头喝了一大口,溢出的液体顺着下巴经过少年滚动的喉结最终流上还在起伏的胸膛隐匿在领子的阴影里。

    “什么破事,都他妈让我赶上了。”程铮感叹一句接着就直接躺在了地上。

    “有个女的,哥喜欢她,我说要娶她,可现在她高中一毕业就要和另一个男的结婚了,我姐怕她影响我学习,直接把我在上海骗到飞机上我就他妈的到了这儿了。”程铮压抑憋屈了一个月基本上向黎簇全盘托出了。

    “我来这儿就没想过再交朋友什么的,就想着给我姐考个清华,等大学毕业我就去看看她和那个男的过得好不好,要不好就还换我娶她。我会等到她的,一定会的。”不知道为什么,程铮说完突然感觉眼眶发热,他挡住了眼睛。

      黎簇见状不好说什么,也在他旁边躺下了。

      在长达几分钟的寂静里,两人就这么并排躺着,黎簇望着完全陷入黑色的天空,渴盼着星星。

      突然,黎簇一个翻身两臂撑在程铮肩部两侧的地面,两腿叉开也撑在程铮两侧,把他圈在了自己身下。

     “拿开手,睁眼。”黎簇命令道。

      可当黎簇看到程铮圆圆的葡萄眼眼眶通红,甚至满眼委屈的时候,原先准备好的开玩笑的话瞬间滞留了,脱口而出的却是:“我认识一个人,他要等一个人十年,所以,你不要伤心,你不孤单。”

      程铮看着黎簇异常坚定的眼神,突然就笑了,带着泪光笑得竟有些绮丽,刚才被咬的艳红的嘴唇微微张开,然后他习惯性地舔了舔唇,使本就饱满的双唇泛起水光,仿若两片果冻。

      看得一阵燥热的黎簇好容易终于找回了理智,然后维持姿势带着调笑意味的问道:“程铮同学,你不打算对我这个知心‘姐姐’说点什么吗?”

      仿佛把这个月的话都说尽了的外冷内热程铮同学翻了个白眼,也不想装了露出了顽皮本性,一勾嘴角坏笑着说道:“亲一个?”

      说罢甚至抬起右手摸上了黎簇的后颈,做势就要向下按向自己。

      貌似旖旎的气氛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啊!”破坏了,两人侧头发现折返回来的苏万又捂着眼睛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

      足足跑出去一公里远的苏万终于停下了,他大口呼吸着,表示自己辣到了眼睛现在只想找好哥排解一下紧张和尴尬。

     哥们儿和对头搞上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至于那个笔记本,还在书包里躺着,但本上的那个女孩头像只会更加模糊直到彻底消失。

     过去了的人就真的是过去了,程铮会在某一天懂得的。





评论(12)

热度(54)